头部左侧文字
头部右侧文字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历史 > 隋末阴雄 > 第三百八十章 帝王之怒 一-隋末阴雄

第三百八十章 帝王之怒 一-隋末阴雄

作者:指云笑天道1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王世充抿了抿嘴唇 ,借着这个动作他迅速地整理了一下思路,对着杨坚行了个礼,问道:“不知陛下是想听哪一段的细节?”

    杨坚的眉毛微微一挑:“就从味县之战说起。 ”

    王世充开始绘声绘se地把那场在蛮荒之地的大战再次重现 ,与巨兽的搏斗,与蛮兵的血战,张须陀的力挽狂澜 ,火攻之后战象反踩时的惨烈,都顺着王世充说书人般的表演,让在场的众人个个如身临其境 ,就连杨坚也听得几度动容 ,唏嘘不已 。一直到最后胜负已分,蛮军全线溃败时,杨坚才长舒了一口气 ,松开了一直紧握着的拳头,脸上也露出会心的笑容。

    王世充昨天晚上就在李靖那里做了试讲,回去后又反复地整理着自己的言词 ,称得上是字斟句酌,今天他的表现可谓声情并茂,让自己也很满意。

    杨坚对着众位重臣们笑道:“原来这宁州之战还有这么jing彩的故事 ,多亏了王员外的叙述,不然只从军报上,哪能知道会是这样呢?”

    杨素在一边趁机说道:“多亏了陛下洪福齐天 ,三军将士用命,这才打败南蛮,大获全胜 。”

    杨坚摆了摆手:“跟朕可没什么关系 ,完全是靠了将士们的奋战。王员外 ,你刚才说到叛军首领眼见败局已定,就带着少数护卫仓促逃命了,后来呢? ”

    王世充心中暗暗叫苦 ,这场jing彩的大胜仍然不是主要的,看起来杨坚更关心的还是史万岁后面的行为,可他的表情却仍然平静如常:“史元帅带着两千多骑兵 ,也不顾追杀战场上敌军的逃兵,直接就奔着两个贼首去了,而把战场的指挥权留给了杨武通将军 ,也嘱咐由杨将军全权接掌大军的指挥,在打扫完战场后要迅速派兵接应他。”

    杨坚皱了皱眉头:“身为一军主帅,理当稳如泰山 ,坚如磐石,史元帅为何就这样离开了帅位?王员外,你有何解释?”

    王世充朗声道:“微臣以为 ,史元帅当时的眼里只有敌酋 ,我们平叛军的每个人都很清楚,只有捉住了两个敌军首领,这场叛乱才算真正被平定 ,史元帅不仅指挥大军时如使臂膊,指挥这种两三千人的小队追击也是其所长,当年平定江南叛乱时 ,史元帅就曾亲率二千锐卒,转战千里,以奇兵攻陷婺州 ,平定了汪文进的叛乱,这次的追击,微臣以为史元帅也是最合适的人选 。 ”

    杨坚显然不是太满意王世充的回答 ,他的语调变得高了一些:“王员外,按你的说法,史元帅是一心为国的忠臣良将了?那你又如何解释他后来私放敌酋的行为呢?”

    王世充不假思索地回道:“回陛下 ,微臣当时身在军中 ,只能尽自己的职责,史元帅追击千里,微臣并不知前方的战况 ,听到史元帅终于在宁州与桂州的交界处擒获敌首时,微臣也是兴奋地夜不能寐。至于后来史元帅突然秘密回到大营,召开了临时军议 ,声称要把两个贼首给放了,微臣当时也是大吃一惊,进而极力劝谏 ,在微臣看来,这就是功亏一篑之举。”

    杨坚“唔 ”了一声,继续问道:“那你知道不知道史元帅为什么要把那两个贼首给放了呢?军议上有没有提过原因? ”

    王世充朗声道:“在军议上 ,史元帅说,经此大战,宁州各部损失损重 ,东西两蛮部已经见我隋军大旗而丧胆 ,再无叛乱的实力,当此情形下,稳定宁州局势 ,收服南蛮人心方为首要之事,当年诸葛亮七擒孟获后,仍然让其为南中之王 ,保证了南中在蜀汉一代几十年都未再生事,他有意效仿先贤,所以放了爨翫兄弟 。”

    杨坚冷冷地说道:“史万岁在奏折上也是这样跟朕说的 ,只是朕当时下的命令是必须擒获或者击杀敌首,如果擒获的话就要带回京城,这个命令你们这些随军将领也是知道的 ,难道就不去劝谏史万岁?”

    王世充挺直了腰板,毫不迟疑地说道:“启奏陛下,当时正是考虑到了这条命令 ,微臣在军议上才一力劝谏史元帅 ,史元帅无法说服微臣,还特意让其他将军先退出,然后留下微臣单独商议 ,他说朝廷即将在北方用兵,面对强大的突厥,这种时候在南方不宜生事 ,如果我们把爨翫带回大兴,献俘太庙,宁州的蛮人会恨我们大隋入骨 ,毕竟爨氏在宁州已经经营几百年,贸然如此会失南蛮人心 。 ”

    杨坚沉吟了一下,问道:“没有别的原因了吗?”

    王世充看了一眼眉头深锁的高熲 ,正se道:“南宁州的蛮夷们为了表示对我们大隋的恭敬,赔偿这次叛乱中国家的损失和军费,还拿出了大批黄金给史元帅 ,此事大概也是史元帅放归爨翫兄弟的一个重要原因。”

    此话一出 ,高熲的脸se终于舒缓了,而场内其他人则个个脸se一变,苏孝慈双眼圆睁 ,厉声道:“王世充,在陛下面前,不可无端造谣!史万岁给兵部的军报里并未提及收金之事 ,而蜀王给朝廷的上书也没有提及此事,你说这话可有何凭据? ”

    王世充摇了摇头:“此事乃微臣亲眼所见,史元帅称这些黄金乃是宁州的蛮夷为了表示恭顺而付出的赔偿 ,足见他们的诚意,至于军报中为何没有提及此事,微臣实在不知 ,如果陛下对此事不信的话,可以派御史调查,包括对宁州的各蛮夷部落进行调查 ,一问便知。”

    苏孝慈的脸涨得通红 ,雪白的胡子无风自飘,眼睛几乎都要从眼眶中瞪出来:“王世充,你无凭无据地诬陷朝廷大将 ,在陛下面前诳语,就不怕触动天威吗?”

    王世充在今天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选择,说出真相会得罪相当一部分关陇军功集团的大将们 ,比如苏孝慈这样的,但至少能在杨坚面前留个好印象,也不会失去高熲和杨素的支持 ,但如果帮着史万岁和他背后的关陇集团公然撒谎,那很可能今天就不会活着走出大兴宫,这一次自己是没有和稀泥 ,当老好人的空间,艰难痛苦的选择是必须做出的 。

    于是王世充冷冷地对着苏孝慈说道:“苏尚书,当着陛下的面 ,世充不敢有一字虚言 ,不仅是史元帅,就连蜀王派去宁州的万参军,源司马 ,都借着审讯当地部落头人的机会,大肆地搜刮当地黄金,种种行径 ,一查便知,世充愿以人头担保,所言若有半句不实 ,甘愿伏诛! ”

    苏孝慈的怒气如火山迸发一样,如果现在不是在皇宫大内,估计早就想上来揍王世充一顿了 ,但杨坚的话却如一盆冷水迎头浇下,让他一下子头脑清醒了不少:“苏爱卿,王员外所见所闻如实向朕汇报 ,这是他的职责 ,至于是否属实,朕自然有办法查实,你为何不给他一个说话的机会呢?”

    苏孝慈突然感觉到一股寒意顺着自己的背向上冒 ,杨坚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完全没了平时的那种谦和慈善,而是有一种凛然不可侵犯的帝王威严,他意识到自己刚才表现得过于激动了 ,连忙下跪谢罪道:“臣一时失态,死罪!”

    杨坚摆了摆手,声音中仍透着一股冰冷:“苏尚书 ,你也是朝廷老臣了,居然连一点起码的礼仪也不懂,朕当初让你以兵部尚书本官兼任太子东宫左卫率 ,是希望你这样的重臣能教会太子为臣之道,可以你今天的表现,朕非常怀疑你是否还能胜任。 ”(未完待续。)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