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左侧文字
头部右侧文字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网游 > 天国的水晶宫 > 第一百三十二章 每次都被坑-天国的水晶宫

第一百三十二章 每次都被坑-天国的水晶宫

作者:流血的星辰a 返回目录 0 位书友评论

背景颜色: 字体大小: 字体颜色:

    黑市的确是一个好东西啊!对于其他人来说 ,能够在这里淘到真正的宝物,就跟买彩排差不多,大多数时候就是图一个乐子 ,但对于有金大腿的陆希来说 ,简直就是一座急待开发的宝山一般。

    在这个市场上每日流通的数万件产品中,值钱的古董或宝石贵金属倒也不少,但对战斗者来说真正有价值的装备 ,却确是沧海一粟,但它们身上蕴含的品质之光仿佛能够飘香万里似的,老远就能被陆希这只苍蝇捕捉到 。只不过走了这么一小会 ,陆希就已经发现了好几件蓝色和红色档次的东西,银色品质的除了刚刚装备上的这件吊坠外就没有发现了,金色和暗金的更是芳踪难觅 ,但陆希相信,只要多给他一点时间,神装不敢说 ,一整套银色甚至金色装备应该也是不成问题的。

    嗯,不管怎么说,现在还是先干正事吧……

    陆希满口口水地臆想着 ,一边顺着那个客串小贩的高手老爷子指点方向走去 ,很快目标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自己的视线中。

    记忆水晶纪录的目标形象,虽然比不了另一个世界高清照相机那种逆天到每个毛孔都能看见的惊悚级清晰度,但总算是没有失真 。

    那是一个看上去三十出头的男人 ,比他的真实年纪要大上个四五岁 。灰黑色的毛发显得有些杂乱,下颌上也有不少胡渣,鼻梁高挺 ,咋一看倒还像是个正在走浪子风的硬汉形帅哥,但是,只有再看上第二眼 ,感觉就完全不一样了。他的面色呈现的是一种毫无血色的苍白,眼眶深陷,嘴唇开裂 ,完全就是一副随眠不足且酒色过度的感觉。更重要的是,他的眼睛也不知道是长歪了还是故意如此,视线总带着一种居高临下俯视他人的感觉 ,让人极为不爽 。

    嗯 ,怪不得那个老爷子这么火大了,一个黄金位的高手,放到那里都是万人敬仰的存在 ,现在居然被一个纨绔子弟俯视了,心里不怒才怪。也就是哥这种心地善良温文尔雅的好人了,如果换成龙傲天 ,就凭这眼神就能灭汝全家了。

    这位名叫奥伯特·卡斯的男子今年二十六岁,在半年之前还是娜蒂亚联邦首都城市规划局的一名副局长,并佩戴二星魔法师徽章 。此外 ,托道上兄弟们的抬爱,还有一个“联邦十大公子 ”之一之类的雅号……当然,他自己是肯定不知道的 ,联邦老百姓私下都是称他们为“联邦十大禽兽”的。

    奥伯特·卡斯的父亲维尔德·卡斯曾经担任过两任大郡长官,一任内务部副部长;伯父雷格尔·卡斯则是联邦参议员兼首都伊莱夏尔市长;叔叔鲁尔·卡斯虽然没有从政,却佩戴中将军衔 ,在军务部中担任后勤厅厅长。总体来说 ,这个家族也确实算得上是联邦排的上前几位的政治豪门 。

    当然,这已经是过去时了。

    大荒原上的兽人部族和赫纳斯半岛的亡灵有了同盟的倾向,这让联邦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军事压力。于是 ,大魔导师兼军务大臣拉瑟尔不得不拿出全副精力扩军备战强化国防,当然,这也给了他整顿麾下军务部门最好的借口和时机 。

    很快的 ,后勤厅厅长鲁尔·卡斯中将贪污受贿,以次充好等等罪状暴露。在整个联邦处于战争危机边缘的时候,任何在军事后勤上动手脚的人都是会变成过街老鼠的 ,于是,卡斯中将很快便被软禁。

    除此之外,从鲁尔·卡斯那里得到的证据也正隐隐不利于他的两位兄长 ,整个卡斯家族,甚至于联邦的门阀贵族派系 。

    在这种情况下,门阀贵族系的首脑 ,紫菜头他爹特纳当即便拿出了壮士断腕的豪气 ,不但对前来求救的前盟友雷格尔·卡斯视而不见,还将对方直接拿下送往法 。

    也许拉瑟尔也没有和门阀贵族们全面开战的准备,似乎准备就将打击面集中在卡斯家族上了。就在这个时候 ,维尔德·卡斯带着儿子奥伯特·卡斯突然就从伊莱夏尔消失了,连夜逃往了涅奥斯菲亚。

    随后,便是一系列逃亡和反逃亡 ,追踪和反追踪的刑侦反腐剧了,我们暂且略过不提 。

    说白了,奥伯特·卡斯就是一个典型贵族纨绔子弟 ,没有半点本事不提还特别眼高于顶。在失去了一切可以依靠的家族权势和财富的时候,还依然搞不清楚状况,色厉内荏地维持着“贵族式”歇斯底里的傲慢。

    “我说过了 ,这是米朗内罗的真品!不懂的话就滚,别动手动脚的! ”奥伯特跺着脚,用尖利的声音道:“真是的 ,所以我才讨厌黑市里的乡巴佬啊…… ”

    嗯 ,这话果断是开地图炮了 。那个正在和奥伯特讨价还价的索斯内斯商人顿时脸色愠怒,指着摊位上那张小型油画冷笑一声:“年轻人,你是新来的吧?米朗内罗的真品会出现在这里?如果真的是真品 ,你干嘛不拿到涅奥斯菲亚拍卖?”

    “那,那是因为……”奥伯特不由得哑然,随即恼羞成怒地道:“这不关你的事!这幅画是我家传了好几代的珍品 ,市场价至少在万以上,我只卖5000,已经是够公道的了。 ”

    “公道?”那商人根本没有掩饰眼中的鄙夷:“黑漫城的地下市场开了20年 ,我听说过的最高的成交价也只是200奥铢。年轻人,不懂行规就别入行 。愚蠢只是自己丢脸,但愚蠢还要出来秀 ,那就连爹妈的脸都丢光了”

    “你你你…… ”从小都被捧成联邦未来栋梁的奥伯特哪里听过这样的讥讽,顿时被气得面红耳赤,手都开始发抖:“你给我滚!”

    商人眼神一凝。他伸手拦住了身后两个准备上前的彪形大汉 ,语气却透露着说不出来的森然:“不能动手 ,我们都得守这里的规矩……不过嘛,外面可就说不定了。小子,你最好一辈子都窝海妖酒吧不要出去 。”

    留下了如此的威胁之后 ,商人哈哈大笑扬长而去,其中一个保镖在跟上去之前还狞笑着冲奥伯特比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于是,可怜的前贵公子脸色便更加苍白了。

    在半年之前 ,当他还是豪门太子爷的时候,哪怕是涅奥斯菲亚那些跨国财团驻联邦的商业代表,也要小心翼翼地陪着笑脸伺候自己 。现在 ,一个小游商都敢站在自己头上拉翔,若传出去,堂堂的奥伯特少爷在联邦还怎么做人啊?

    于是 ,在陆希的视线中,这位歇斯底里的纨绔贵公子就这样站在原地暴跳如雷,却仿佛一座由过期材料制成的廉价雕塑 ,精疲力尽地维持着一个摇摇欲坠的体面 ,随时可能风化成一堆毫无用处只能污染空气的粉尘……

    唉,市场摆在地下洞穴,又有那么多人进出 ,空气质量已经很差了的 。

    这家伙确实是个彻头彻尾的纨绔子弟,一个有二星评价的魔法师,实力居然只有可怜巴巴的青铜9阶 ,连赛希琉刚刚毕业的时候都比不过。也不知道这么一个废物点心,是怎么瞒过城门口的监视者,大摇大摆地进城的。

    陆希向莉姆使了个眼色 ,然后微微地吸了一口气,脸上再次爬上了那种可以让绝大多数人心潮澎湃的营业用笑容,走到了奥伯特·卡斯的摊位面前 。

    “您这里的东西 ,不太像是从黑森林淘来的嘛。 ”陆希微笑着问道。

    前联邦公子哥看了看魔法师打扮的陆希,犹豫了一下,但想到这几天来黑市里逛荡的旅行法师也不少 ,随即释然了 ,接着便没好气地道:“那些遗迹和废墟里弄来的废物,谁知道真的假的?我这里可都是真的,你自己看看吧 。爱买买 ,不买滚蛋,不还价!”

    仿佛是回到了80年代的天朝嘛,有你这么做生意的吗?

    陆希抬起头从 ,盯着对方的眼睛咧嘴一笑,顺手从摊位上捡起了一枚珍珠眼大的黄玉色宝石:“这个多少钱?”

    前贵公子看了看陆希手中的戒指,嘴角不自然地抽搐了一下。他咬着牙关 ,脸色青一阵红一阵,眼珠子下意识地转动着,似乎在进行非常激烈的心理斗争。过了好一会 ,他长长地叹了口气,用几乎只有自己才能听懂的声音道:“这个,嗯 ,是我们家迷藏的魔法宝石 ,一口价,500金币 。 ”

    “呃?嗯……确实是贵了一点……”

    “这怎么算贵呢?你要搞清楚,这可是一枚龙眼石。你也是魔法师吧?那我们还是同行。你应该知道这种宝石就值这个价 ,嗯,其实我还卖得便宜了……”

    “这个,我当然知道这是龙眼石……不过 ,我只是个新晋的菜鸟魔法师,眼力远远比不上那些经验丰富的前辈们 。其实,我也没办法判断它的真伪啊。 ”

    奥伯特·卡斯的脸上顿时又出现了那种让人厌恶的神情 ,他不耐烦地挥了挥手:“啧,闹了半天又是个来找茬的,愿意买就买 ,不愿意就…… ”

    陆希露出了可怜巴巴的无奈表情,耸了耸肩道:“我也没说不买啊!可是,500金币 ,可有好几公斤重呢 ,就算数也要数半天,我怎么可能带在身上?要不,您跟我回房间 ,我们可以一边喝酒一边细谈……嗯,如果你这里还有什么别的好货色,也一样给我哦。”

    “这个……可是 ,嗯,还是算了吧 。”奥伯特明显是有些意动了,但旋即意识到 ,自己还在逃亡中,一切都要小心为上,仍然摇头拒绝了:“如果你诚心想买 ,就回去拿钱吧 。刚才有人想买也没带够钱,我也让她回去拿了。 ”

    “别这么说嘛。生意不成仁义在,能在这里碰到来自联邦的同胞 ,我也是很开心的 。”陆希一边继续用微笑着 ,身体却异常灵敏地向前踏了一步,几乎已经贴到了对方面前。他大衣宽大的下摆突然无风自起,晃得奥伯特的眼前顿时一花。

    莉姆则侧过身子挡在陆希的右手边 ,将对方所有的动作都隐藏在了自己身后 。外圈的人只能看到陆希似乎正准备和奥伯特拥抱,但真的在做什么,其实也是看不真切的。

    陆希突然离自己这么近 ,奥伯特顿时有些不习惯,他刚想展示点大少爷似的威风,大吼一句“无礼的东西”之类的话 ,便觉得腹部一阵刺痛,酸麻的感觉顺着下腹向全身扩散。视线中的景物也顿时恍惚了起来,他垂下头 ,正好将陆希的所作所为收入眼底 。一枚钢针从对方戒指上探出,深深地插入了自己的肚子里。

    “你……你…… ”

    “放心,不是毒药。虽然上面说生死无论 ,不过若把你活捉 ,任务奖励应该会更好吧?所以你一时半会都是死不了的 。现在,乖乖地睡一觉吧。”

    奥伯特想要高声呼救,但赫然发现 ,这麻药的威力比想象中的还有恐怖,自己甚至已经无法控制喉咙和声带了。昏昏沉沉的感觉很快便占领了他的大脑,他身体一软 ,往前一瘫,被眼疾手快的陆希一把扶住了 。奥伯特挣扎着抬起头,正想用最后的力气反抗 ,可是,当他的视线和对方相遇的时候,只觉得那双漆黑宛若夜空的瞳孔在这个时候仿佛化作了宇宙黑洞 ,洋溢着致命的魅惑感 。

    随后,他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哎呀呀,奥伯特兄 ,怎么这么热情啊你?好吧好吧 ,我知道好久不见,你看到我很高兴。嗯嗯嗯,行 ,咱哥俩这就去喝几杯 。莉姆,赶紧把奥伯特兄的东西收了,今天收摊了收摊了。”陆希用夸张的表情和语气 ,故意大声地说道,很快便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那必须的,喝酒就喝酒 。 ”奥伯特的表情和目光都有些呆滞 ,但他却依然摊开了手,大声回应道。

    嗯,原来是碰到老乡了。周围的人群看到这一幕 ,自然也不会在意了 。

    莉姆二话不说地走上前去,手脚麻利地给奥伯特的东西打起包来。

    “等等,等等 ,别那么快收摊啊!我们带钱回来了!”一个元气十足的女孩声音急切地响了起来 ,随着奔跑的脚步声,一阵香风已经伴随着两个少女的身影停在了陆希的身后。

    “我们拿钱来了,请您晚一点再收摊 ,可以吗?”这次开口是一个很娴静很淡雅的少女声音,只要听着就仿佛能将人治愈了 。

    陆希没有回头去招呼那个声音的主人。他依然背对着对方,嘴角突然抽搐了一下 ,后背已经在一瞬间内爬满了冷汗。

    口胡的,这两只自来熟怎么在这里啊喂?ps:感谢神恋月大大和洁之蓝风大大的打赏,嗯 ,你们都是好人 。再感谢**不能移大大灰常给力的打赏,嗯,你们都是我的羽翼 。我爱你们。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章节目录,按 ←键 回到上一章,按 →键 进入下一章。

取消回复欢迎 发表评论: